美记者提议请中国医生赴美:怕特朗普不承认需帮助


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“非典”(SARS)疫情防控工作。2020年1-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,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。

纽约需要关注哪些关键人群

老挝卫生部24日证实,老挝首次确诊2例新冠肺炎病例。两名患者均为在万象市居住的老挝公民。至此,东南亚国家全部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澎湃新闻: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一篇报道指出:因为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以及领导层的失误,使得美国疫情在过去一个月里大范围蔓延,您怎么看?

澎湃新闻:您是什么时候到美国的?现在住的地方在纽约哪里?

杨功焕:防控措施其实就是两个方面,一个是围堵,一个是延缓。这两个策略都是有用的,但是时机不同。在病例还不是很多的州,只要很好地发现传染源,有效隔离,切断传播途径,并不一定需要封城和完全停摆就能达到有效切断传播途径的目的。一旦到病例比较多的时候,一定是采取延缓策略。任何一个国家采取的策略,都只能根据自己国家的社会制度、风土民情和文化来决定,不能够完全学哪个国家。

澎湃新闻:现在配合的人多吗?如何说服年轻人来配合呢?

杨功焕:纽约直到几天前,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,最近几天病例增加急剧,确实有点告急的意味。目前来看,纽约的情况弄不好病例数上10万是很有可能的。

澎湃新闻:在美国媒体有以一些争论,就是美国是否应该采取非常严厉的完全封锁的措施,另一些人争论管控封锁措施对经济的影响 。美国到底将要采取怎样的防疫政策路线。似乎到现在还摇摆不定?

澎湃新闻:关于治疗药物方面,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表示对一些试验药物抱有很大希望,包括瑞德西韦、类风湿关节炎药物Kevzara(sarilumab)、洛匹那韦/利托那韦的组合药物,以及羟氯喹。您怎么看?